16岁女孩被德国名校弗莱堡国立音乐学院录取 刘若予资料

2013年,刘若予以长笛专业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附中,跟随马莉老师学习。2016年12月21日,刘若予长笛独奏音乐会在南艺音乐厅上演。高一学生首次挑战个人音乐会,曲目众多且不乏梅尔卡丹特的E小调协奏曲等高难度曲目,殊为不易。在老师眼中,刘若予的刻苦十分惊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也很优秀。

去年8月4日,刘若予去德国斯图加特音乐学院,先读1年预科,再考音乐学院。今年3月4日,刘若予成功拿到德国弗莱堡国立音乐学院录取通知书。她拿到了专业满分24分,年龄在50名来自各国应试学生中是最小的。

为何要去德国留学呢?相比较中国有9所音乐院校,德国音乐院校众多,也出过那么多著名的作曲家,对要学习原汁原味西洋音乐的中国学生来说,以体系完整,涉及面广,独具吸引力。像这次刘若予考取的德国弗莱堡音乐学院其长笛专业就很强。长笛家汉斯马丁,指挥家和作曲家汉斯泽德,钢琴家贝恩德格瑟,作曲家迪特施纳贝尔,小提琴手Daishin Kashimoto(柏林爱乐首席)都是这所学校毕业的。

之前在预科班,刘若予过着往返于琴房、语言学校、租住的公寓,三点一线的生活。

去超市购置生活用品,跟老师同学打交道,获取信息报名考试,去学校踩点,订机票和旅馆,这些事情没有人帮忙,都要自己动手。“第一天来到陌生的城市,真是两眼一抹黑。太苦了,真是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在德国,求学的孩子很多,要获得机会就要很拼”,刘若予说,没有了父母的帮忙,也一下子觉得自己长大了。“当然也会出现有意思的事情,从超市出来,公交司机看我拎着那么多东西,说这么小的孩子不容易,不用付钱了。”刘若予说。

在德国的6个月时间,刘若予最苦恼的是觉不够睡,早上五点起床练习,半夜三更才回来,连下包方便面的力气都没有了。由于时间紧,啃面包是家常便饭,实在太饿才吃顿德国猪手改善一下伙食。另外,比较苦恼的是,由于未成年,上网流量限制,总是要靠蹭网,刘若予也无法跟父母视频通话。弗赖堡弗赖堡事情多,压力大,也不耽误刘若予逢年过节给自己的老师们发祝福信息。

妈妈张玲说,“我们也面临质疑,这么小的孩子,你们怎么能放心?心也太大了吧?其实我们觉得,学音乐的孩子要早点出去,你无法估量孩子的潜能。但你也要做好准备,也可能100%的付出,只有1%的收获。”(记者 张楠)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wblwj.com/,弗赖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