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盘点:历届奥运场馆怎么样了?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7月9日发文盘点历届奥运会场馆的后续情况,全文摘编如下:

申办城市的一个共同主题是,要在设施和民族自豪感方面打造超越奥运会的遗产。为避免每届奥运会都修建全新的设施而浪费公共资金,主办国近来一直在寻求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包括利用现有场馆和临时设施,以及只有确保在奥运会后会长期使用的情况下才建设永久场馆。

在里约奥运会闭幕6个月后,水上运动场馆里的水被抽干,奥运村被废弃,俨然一座鬼城。

在奥运会之后,里约热内卢奥林匹克公园曾举办过篮球、游泳和网球比赛,还举办过音乐会和其他活动,但一名巴西法官以安全为由下令关闭了这座公园。他说,这处设施“因为缺乏照管而逐渐受损”,“随时有可能发生悲剧”。

2004年在希腊首都雅典举行的奥运会,不仅给现代奥运会的发源地留下了破烂和满是涂鸦的场馆,还有2008年的债务危机。许多人将经济动荡归咎于4年前的雅典奥运会,16天的赛事花费了政府和纳税人110亿美元。不过,翻修的帕那辛纳克体育场——完全用大理石建造,并在1896年举办了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在奥运会后仍是受欢迎的旅游景点。当雅典在108年后再次举办奥运会时,它被用来举办射箭比赛并作为马拉松比赛的终点。随着希腊财政状况开始好转,经济危机期间关闭的一些场馆开始举办更多活动,或被改为他用。

这座体育场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曲棍球比赛的场地,也是电影《同球敌忾》的取景地。然而,这座有1.5万个座位、位于亚特兰大莫里斯·布朗学院校园里的体育场在学校遭遇财政困难后,云达不莱梅一度被废弃,到处都是涂鸦和垃圾。

这座在奥运会决赛中上演了荷兰战胜西班牙的体育场,最近成为年轻摄影师们喜欢的取景地,他们喜欢在以涂鸦为背景的球场前拍照。

韩国官员的计划是建造一座临时体育场,以确保它不会在2018年冬奥会结束后成为一个无用之物。事实上,它甚至不存在,因为奥运会结束后不久就将被拆除,事后维护成本将为零。此外,为节省开支和时间,这处体育场没有屋顶和暖气,靠向客人分发热敷袋和毛毯来保暖。

从理论上讲一切都很好,但建造这座转瞬即逝的体育场仍然耗费了1.09亿美元。它在被拆除前只使用了4次,每小时的实际使用费用约为1000万美元。

为2012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建造的伦敦奥林匹克体育场被设计成可伸缩的。这座体育场利用各种可拆卸的层结构,其容纳能力可从最多8万个座位降至2.5万个座位。

这个多用途体育场目前是英超联赛西汉姆联足球俱乐部和英国田径联合会的主场。它还举办过音乐会以及2015年橄榄球世界杯和2017年国际田联世锦赛比赛。

作为1932年和1984年奥运会的中心场馆,它仍是唯一举办过两届奥运会的体育场,也是第一个容量超过10万人的奥运场馆。在1984年奥运会使用的29个场馆中,只有3个场馆是专门建造的,截至2019年,其中25个场馆仍在使用。云达不莱梅

这座久负盛名的体育场将在2023年迎来百年华诞,当洛杉矶在2028年第三次主办奥运会时,它将延续其长达100多年的影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wblwj.com/,云达不莱梅

距中央商务区14公里、占地430公顷的悉尼奥林匹克公园一度被称为昂贵的摆设,因为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前,预算超支高达90%。其中的澳大利亚悉尼体育场是历届奥运会中最大的场馆,并保持着奥运会赛事上座人数最多的纪录。这座体育场将主办2023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和2022年女篮世界杯。

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这个地区已从工业区变成了一个拥有商业和公寓大楼、餐馆和酒店以及体育设施的郊区。

在巴塞罗那举办1992年奥运会之前,其象征性的海滨区并不存在,海岸线被破败的街区和废弃的工厂所占据。

奥运会加快了该市的城市发展计划——为了迎接奥运会,建筑物被推倒,6公里长的海滩被改造,铁路也移到了地下,以便更容易到达海滨。

这使这座城市从过去的工业城市转变为现代化的奥运城市,和继续吸引更多游客前往巴塞罗那的度假胜地。

“鸟巢”但位于市区黄金地段的“鸟巢”仍然是北京的标志。如今,它在冬季几个月成为一个颇受欢迎的主题公园,自2009年开放以来,它每年吸引游客超过210万。